首页 > 热门招聘 >新闻内容

芬芳,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,引得打着灯笼,在山

2020年08月29日 16:43

风是多情的。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,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,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,吹得诗意盎然,吹得舒展酣畅。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,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。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,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。阵阵清香,优雅而芬芳,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,引得打着灯笼,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。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,顶住尘土的飞扬,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,耐得住干旱的折磨,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

相关推荐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长租公寓平台又被曝出了房东解约、住户被迫搬离的风波!

房东清晨六点到门口敲锣、要求住户搬走;双方前后反复换锁,一天之内折腾四五趟。有人下班回家后发现行李被胡乱清出、堆在客厅;有的房东损失几万租金后想收回房子,一进门住户就摆出了“以死相逼”的架势。这些情景不再是民生节目中的个别案例,随着蛋壳公寓“爆雷”,它们开始困扰成千上万的房主与租客。而相比于蛋壳公寓一家的经营不善,更让人们担心受怕的是,它暴露出的乱象——当下的租房市场,就像一场命数叵测的赌局。无论是房东直租、传统中介还是长租平台,所有模式都存在着住客们难以预防的风险。大家能做的,似乎只有“听天由命”,祈祷遇上一个好人,祈祷选了正规大平台。许多公寓的一夜“爆雷”,让全国的租房人都慌了起来。南京某公寓已被报道“人去楼空”,北京的某公寓总部数百人聚集,上海、杭州的租户在网络上声讨维权,成都的某公寓已断水断电数天。深圳住建局已发布紧急通知“防止长租公寓跑路”。人人都说,这像是几年前某共享单车界的老大轰然倒地时的情景。可问题是,共享单车不能用、几百元押金不能退,还不至于彻底影响人们的生活。公寓爆雷掀起的,则可能是牵扯数十万人“无房可住、无钱可退”的难题,要知道至2019年,某公寓数量就已达43.83万个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各类长租公寓平台又被曝出了房东解约、住户被迫搬离的风波。几家国内长租公寓龙头品牌的集中“爆雷”,把近两年的租房平台乱象骤然推向了高峰。截至今年,“爆雷”、跑路、破产的租房平台已达数十家……仅去年7月这一个月内,就有6家公寓机构出现重大问题,原因清一色的都是“资金链断裂”。此前,这些小体量公寓机构跑路时,大家还抱有侥幸心理,“小公司不靠谱”背锅,给租房新手的建议还是“尽量选择大公司、可靠品牌”。等到大品牌长租公寓被央视报道出现“现金流危机”时,无数人都傻了眼。毕竟今年1月,某长租公寓还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,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中国第一股,风风光光。谁也没有想到,下一个陷入危机的会是一只“领头羊”。虽然某公寓已在官方账号上承诺,“没有破产、不会跑路”。但不少被赶出房门的住户、收不到租金的房东却对此灰心丧气。在他们看来,现实问题被真正解决之前,谁也不知道这句承诺究竟是出于现状仍可挽回,还是出于大体量平台一旦破产或跑路,引发的后果实在难以想象。这样的现状,似乎把所有租房人逼回了五六年前。长租平台啊中介啊不可信了,只剩下房东直租这一条老道路。在这种租房平台的乱象中,深圳租客网始终坚持“真房源,放心租”的核心业务版块,为租客与房东双方建立和谐的共享平台。在租客网,租客不用支付任何押金或服务费,甚至可以通过转发房源信息获取佣金,这就是租客网的合伙人功能,赚取的额外收入,即使是1分钱也可以提取。对于房东来说,租客网也是一个可以保证房屋零空置的平台,租客网合伙人通过租客之间的信息传递,令房屋空置情况可以得到有效解决,甚至有许多房东也加入了合伙人进行房源分享。租客网致力于打造成为房屋中介互联网平台,为房东和租客双方提供共享平台的同时,为双方免费提供监管、合同共享、安全系统等服务。租客网深知,租房的动荡无论大小,对当事人来说都是足以令人情绪崩溃的外界压力。所以为了不留下“租房前擦亮眼睛”的先知式唏嘘,租客网积极响应政府监管指令,推动中国租房市场的规范化、秩序化。愿租房人们,夜里能做个好梦。

2021年03月11日 10:11

新西兰总理“下馆子”用餐尴尬!竟被拒之门外

【环球网报道记者张晓雅】新西兰总理“下馆子”用餐被拒之门外了。据英国《卫报》报道,新西兰总理杰辛达•阿德恩及其伴侣16日被惠灵顿一家颇受欢迎的咖啡馆拒之门外,随后转身离开。原因是,这家店当时的顾客人数已达到政府有关保持社交距离规定的上限。《卫报》报道截图“我的天呐,杰辛达•阿德恩刚想进Olive(一家咖啡馆),但被拒绝了,因为客满了。”网友乔伊(Joey)16日在推特上记录下这一幕。↓乔伊的推文后,还附有一个“可怕”的表情。《卫报》称,令乔伊感到震惊的是,尽管该咖啡馆最多能容纳100人,且座位之间至少间隔1米,却都没能为总理留出位子。一刻钟后,乔伊又发推文补充说:“别担心,他们(咖啡馆)为她(阿德恩)解决了问题。”↓推文发出后不久,阿德恩的伴侣——克拉克•盖福德在乔伊的推文下回应事情最终是如何解决的。盖福德写道:“我必须对此负责,我没有安排好这件事,我没在任何餐馆提前预订。他们真好,店内有空位时就沿着街道来追我们。A+服务。”↓餐厅经理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,“她(阿德恩)享用了一顿美味的早午餐,半小时后就离开了。”该经理还表示,“她对所有员工都很友善……而且她被当做普通顾客一样对待。”据《卫报》介绍,为防控新冠疫情,新西兰政府采取了有力的防疫措施,于3月15日关闭边界,并于10天后封锁了全国。目前,该国只有不到1500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,21例死亡病例。

2020年05月17日 23:46

租客惠:做消费者喜闻乐见的优惠平台,我们是认真的!

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.9亿元,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。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,十年一大坎,而今年的餐饮行业,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。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,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,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,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,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。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,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,转租的转租、倒闭的倒闭。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,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?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,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,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,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。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,你说,餐饮能好做吗?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,同一家店铺,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。餐饮店开的越多,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,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。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,不惜大幅度的降价,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,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,黯然退场。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,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,就必定要进行“曝光”。餐饮商家最常见的“曝光”方式就是在某团、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。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,想要获取更多的“流量”,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,无休止的被压榨。你说你不投钱,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。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,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,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,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,可同时,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%-25%的抽成。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,利润越做越低,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: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,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。许明开一家餐饮店,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,按照20%的抽成比例,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,一年就是12万,抛去人工、租金、水电等成本,利润所剩无几,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,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,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,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。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,有着强大的流量,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,通过这种方式,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。羊毛出在羊身上,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,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。一份普通的水饺,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,到了外卖上,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,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。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,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,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,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。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,继续被压榨,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。

2020年05月12日 11:15